<acronym id="eqbbb"></acronym>
        <ol id="eqbbb"><output id="eqbbb"></output></ol>

        那些堅持寫作的80后作家 是怎樣見證一代人成長的?

        2019/10/10 16:42:56    來源:東方網    作者:熊芳雨    選稿:蔣昕婕

          每個時代有各自的成長印跡,或許你說不清道不明,但作家卻能把這些感覺寫出來。周嘉寧、陸源、葉楊,三人作家同為“80”后,他們用寫作來見證一代人成長,筆下的故事讓同齡讀者感同身受,這就是文字的力量。此前,文景舉辦了一場名為“用寫作見證一代人的成長”的對談活動,“80后”作家講述了自己如何開始寫作,以什么樣的狀態在寫作這條道路上堅持。

          

          葉楊的《請勿離開車禍現場》是本由不同短篇小說組成的故事集,她從2012年一直寫到2018年。像很多80后一樣,葉楊早期的閱讀中,中國小說并不多,大量涉獵外國翻譯作品,潛移默化的,很多80后作家面臨寫作時“翻譯腔”略嚴重。

          這跟80后這一代的閱讀經歷有關。他們的童年時期恰逢改革開放后整個社會的蓬勃發展,是對知識如饑似渴的年代。大量引進的外國小說滋潤了作家們的童年,使他們積累了啟蒙的閱讀經驗。

          那正是BBS橫行的年代,葉楊開始寫作連載也是在水木清華BBS上,“跟現在網絡寫作很不一樣,BBS流量大,讀者會有自己的看法和評論,每天都有人與作者討論,刺激作者的劇情發展與寫作動力!比~楊說。

          與前輩相比,大量“80后”寫作者并非把寫作當成唯一的職業,很多寫作者都有另外一份工作,在青少年時期,也都擁有迥異的人生經歷。陸源的工作是文學編輯,《童年獸》是他的半自傳體小說,講述了6歲到13歲的七年時光。陸源的童年跟普通小朋友上小學經歷不太一樣,是專門下圍棋,有空了去上小學,沒空就不去上。書中的故事便落在一個相對特殊的空間——體校圍棋隊展開。上世紀80年代,中日圍棋擂臺賽引起民間廣泛關注,社會上掀起了一股“圍棋熱”。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陸源本人也成為了一名棋童,在體校里度過了自己的童年時代。

          他認為《童年獸》的寫作是一次難以復制的過程:“到今天為止,我還不曾向任何人說起自己的童年,將來也無須再說起。僅此一次,該說不該說的,皆已說盡!弊鳛椤80”后,陸源認為這一代人與前輩相比,非常幸運的是能有機會讀到眾多外國文學,吸取了大量營養,“才有可能走向一條我們現在認為的真正意義上的寫作之路!闭且驗槟嵌巍俺霭娴狞S金年代”,“80”后這一代人有機會在思想觀念還未定型的階段接觸到大量優秀的文學,他和葉揚這樣沒有受過大學科班文學訓練的理科生,才有機會擺脫命運的必然性,主動選擇去做一個寫作者,并在這條道路上有所成就。

          

          陸源回憶道,80年代社會淳樸,哪怕家里兄弟一個是局長,一個是食堂職工,社會階層的差異也不會特別大,大家都很平民。而這兩年有一個明顯趨勢,年輕人在描述他們孩子時,會暗示他住在哪里,親戚做什么,認識什么人,“這已經不是文學范疇了,還是一個社會學問題!痹u論家李偉長也表示有相同的感慨。

          而周嘉寧手中拿著孫甘露《訪問夢境》,1996年出版,當時她高中時買的!拔腋咧袝r完全沒有看懂,大學也沒有耐心看,這本書是我前兩年的時候才重新拿出來看,然后突然之間覺得寫得這么好。這種好是我沒有在他同代人身上所看到過那個好!敝芗螌幷f,回到了更漫長的時間里頭,就是一個小說當它被敘述為見證了一代人的成長,那么它在這一代人的身上是有用的,但是在這一代人以后它就會消失,就會被冷落,就像這本小說,孫甘露寫作時大概28、29歲,也像我們重新去看待現當代文學里面的作品一樣。

          從這個角度出發,評論家李偉長認為,一個寫作者見證一個年代或者一個時代,其實還算容易,“但是如果一個寫作者,它的寫作能夠超越10年,往下再走10年,還依然會被提起,那么他必然要具有窗口期,能反映普遍問題,從出版社的角度來講不應該是過時的!

        特级欧美AAAAAA片在线观看,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女性自慰喷潮A片免费观看国产开嫩苞实拍在线播放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