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eqbbb"></acronym>
        <ol id="eqbbb"><output id="eqbbb"></output></ol>

        村上春樹:貓和書是朋友啊

        2020/4/9 13:51:16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林少華    選稿:蔣昕婕

          宅在家里,正是讀書的好時機。那么就請讓我趁機鼓吹一下讀書。吹我自己讀書意思不大,因為我成就不大,沒辦法為讀書的好處提供說服力。這方面誰比較有說服力呢?村上春樹。從村上寫的小說談起。

          不少讀者都知道,書、圖書館和音樂一樣,都是村上文學中的重要元素。例如《海邊的卡夫卡》。15歲的主人公、名叫烏鴉的田村卡夫卡在圖書館里讀了很多書。小說幾次強調田村卡夫卡最喜歡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他從小就經常在圖書館里看書,即使看不太懂的書也堅持看到最后一頁。他說:“圖書館好比我的第二個家;蛘卟蝗缯f,對我來說圖書館才是真正的家!彪x家出走來到高松市區,村上也刻意安排他住進“甲村圖書館”。田村卡夫卡在那里看了《一千零一夜》,看了弗蘭茨·卡夫卡的《在流放地》,看了夏目漱石的《虞美人草》等好多書。書或者閱讀不僅沖淡了田村卡夫卡的孤獨感,連同其他種種經歷,一并給他以精神救贖,促使他的精神“聚斂成形”,“成為世界上最頑強的15歲少年”。

          

          書中人物喜歡書。喜歡閱讀,這在很大程度上意味著作者喜歡。實際上村上春樹就是個非常喜歡讀書的人!安┯[群書”用在他身上,完全不是社交性修辭。那么他是怎樣讀書的、讀了哪些書呢?我就簡單介紹一下?挂呔蛹移陂g你若如法炮制,說不定某一天你也能提筆寫出村上那樣走紅的小說。不要太消極或太謙虛。這個世界,既充滿黯淡的不確定性,又充滿金色的可能性。

          寫完以十五歲少年為主人公的《海邊的卡夫卡》后,一次村上春樹接受媒體采訪,記者問村上君:你自己15歲時是怎樣一個少年?村上回答說:

          我15歲時相當奇特來著。在某種意義上屬于極為普通的少年。爬山、下海游泳,和同學玩得很歡,但同時又是個異常好讀書的少年。也是因為獨生子的關系,一旦鉆進房間就閉門不出。什么孤獨啊寂寞啊,根本不覺得難受。用零花錢買了好幾本大月書店出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一頭扎進去看個沒完!顿Y本論》什么的當然難得不得了,不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讀起來,很大程度上也是可以理解的。行文也相當簡潔明快,有一種相當吸引人的地方?ǚ蚩、陀思妥耶夫斯基當然也差不多通讀了——這樣子,恐怕就不能說是普通孩子。

          反正經?磿。音樂也常聽,被現代爵士樂迷住也是那個時候。倒是沒有離家出走(笑)。我這個人身上,強烈的內向部分和物理性外向部分好像同時存在。這點現在也一樣,人這東西是很難改變的。

          這里有兩點提請注意。一點是,村上是獨生子,喜歡讀書與獨生子或者孤獨狀態有關,而讀書也的確沖淡了孤獨,“根本不覺得難受”。另一點是,村上15歲就看了《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一頭扎進去看個沒完”,甚至被《資本論》給吸引住了。

          而你、而我們現在給什么吸引住了呢?也許你說因為村上15歲那年月還沒有手機嘛!我敢斷言,即使有手機,也不至于影響他看馬克思,看卡夫卡,看陀思妥耶夫斯基。人與人的區別就在這里,普通孩子和非普通孩子的區別就在這里。

          15歲,差不多上高中了,那么村上初中階段看的是什么呢?翻閱“村上朝日堂”系列隨筆集,從中得知村上家(村上的父親是中學國語老師)每個月都請書店分別送來一本出版社剛出的《世界文學全集》和《世界的歷史》。出版社一本接一本出,村上一本接一本看!妒澜绲臍v史》全集“反復看了一二十遍”。注意,不是一兩遍,而是一二十遍!簡直難以置信。這意味著,村上對歷史特有興趣。這么著,上了高中還繼續看,看了托羅茨基傳記三部曲,看了《第三帝國的興亡》和《柏林日記》,看了《現代世界非虛構作品全集》,還看了愛德加·斯諾的《西行漫記》,等等。

          關于文學修養的功底,村上說主要來自閱讀。十二三歲到十七八歲之間,他讀的全是這方面的書。主要有狄更斯、巴爾扎克,有《紅與黑》《靜靜的頓河》《罪與罰》。其中《靜靜的頓河》讀了三遍。而感觸最深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馬佐夫兄弟》和《群魔》,以致后來做夢都想寫一本《卡拉馬佐夫兄弟》那樣的復調小說(日語謂“綜合小說”)?傊,從上面粗線條介紹中不難看出村上看了多少書,看了怎樣的書,怎么看書。村上曾說他把整個高中圖書館的書全看完了?赡苡悬c兒夸口,但看書多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對了,三年前他在《貓頭鷹在黃昏起飛》這本訪談集中再次談及書與孤獨的關系:“獨生子這個關系很大,我想。在外面打棒球,去海里游泳,當然書也看了,獨處的時候大體看書。家里到處是書。只要有書,就不會無聊。貓和書是朋友!”

          

          聽到這里,又可能有哪位想問:村上是日本人,怎么沒聽你說他看日本文學?這不能怪我,因為他中學時代的確沒看日本小說,長大后也不怎么喜歡。村上說他“系統讀夏目漱石是20歲以后的事”,讀完了《夏目漱石全集》。日本作家中他最推崇夏目漱石,認為如果投票選出10位日本“國民作家”,漱石位居其首。往下大約依次為森鷗外、島崎藤村、志賀直哉、芥川龍之介、谷崎潤一郎、川端康成。再往下可能是太宰治、三島由紀夫。不過他對日本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評價不高:“就川端作品而言,老實說,我喜歡不來。當然這并非不承認其文學價值,他作為小說家的實力也是認可的。但對于其小說世界的形態,我個人則無法懷有共鳴!贝送,對于今年作品進入公版期的三島由紀夫也讀不來:“三島的作品幾乎沒讀,準確地說不清楚。但覺得最大的差別可能在于:我不認為自己是藝術家,而是創作者,是creative意義上的創作家,不是藝術家。藝術家和創作家的區別是什么呢?藝術家屬于認為自己活在地球本身就有一種意義的人,而我不那么看待自己!闭f起來,川端康成是孤兒,在“孤獨”這點上較之村上有過之無不及。村上不欣賞他,除了上面說的“小說世界的形態”不同,可能還在于作品訴求的東西不同。川端總是磨磨嘰嘰談富士山啦、和服啦、茶碗啦、榻榻米啦、和歌啦、俳句啦等所謂“日本美”,談個沒完沒了,而村上春樹對那些勞什子基本不屑一顧。

          《挪威的森林》第10章倒是寫過一次櫻花:“在我眼里,春夜里的櫻花,宛如從開裂的皮膚中鼓脹出來的爛肉”。乖乖,這么描寫櫻花,川端康成看見會不會氣死?《海邊的卡夫卡》里的“櫻花”(田村卡夫卡君的作為一種可能性的姐姐)知道也一定老大不歡喜。

          “貓和書是朋友!”這次只說了書,貓留給下次說可好?

        特级欧美AAAAAA片在线观看,一个人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女性自慰喷潮A片免费观看国产开嫩苞实拍在线播放视频